雪扇贝

主李杜,副剑琴,爱吃唐宋圈

单循一周......起?





江湖名远扬
眉楼玉生香
侠骨柔肠 艳冠八方





啊啊啊啊我发现每一段词写的都好死了😭我爱娘娘我爱鸾小叽一辈子

woc了
我震惊到无言以对无法回答

杜毒独肚妒余鱼俞遇禹:

为什么!!——

warum!!!

贺闲川:

央视爸爸都翻牌了,为何李杜tag里还是没有粮?
发出灵魂质问。

下午抄了一会诗
还是忍不住玩手机没事儿干就翻老裂的微博
一路笑到头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便放几个截屏真的笑到我了x侵删致歉并请务必告知
魂总和老裂真的是人间珍宝啊,圈冷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我冷圈体质定了x

收到小饼干啦!
赶紧把照片放出来不然以我现在奇好的胃口就怕吃光了x
很好吃的呢
表白君北曜太太!!超级厉害的 @圣火夫人君北曜_cp洁癖 (希望没有打扰x)
本非酋第一次中奖啊(捂脸)
(太太下次要不要试试黑森林蛋糕(buni))

#无题?#

话不多说,请大家直接看x


天宝初,诸臣再谏辽东节度之事。上始忆及张相国子寿之言,裁渤海之军归于国。安禄山素有反心,恐其事泄,乃重赂于贵妃,妃遂与国忠交恶。杨国忠恐禄山夺宠于上,遂先发制人,使亲信欲刺其于范阳。刺者高适,字达夫,乃渤海高氏之后。少孤贫,仗剑纵游于梁、蓟之间,杨国忠闻其名,招于幕下,并荐杜甫。适素知国忠谄媚于上,欺压于下,以外戚之威权,执柄国政,排挤忠良,故常怀不忿之思。寻刺禄山,适尝为幽州节度张守珪幕府,以其地形人事之便,广结禄山僚属,暗入帐中,得禄山反书。潜入归京,密面圣上,上所窃禄山反书,具陈其反状。上始悟之,事发,国忠、禄山皆伏诛,党羽数千,皆流岭南,杨贵妃得幸此难,自此少预政事。张镐、李邕、严挺之、李白亦与谋,以功封赏,朝野为之振奋。


















————————————————

别问我这是什么!!(假装这是某唐书的注)

这其实是贴吧蜀琴太太的一个游戏,原本是说“如果能改变你家本命的结局”

我的本命应该都不用再说了......我觉得要想改变李杜的结局根本上只能从安史之乱下手......因为就算我 安排他们逃到世外桃源躲过战乱他们也不会愿意......子美会觉得没有尽到责任此生难安太白也会觉得国家用人之时自己的才能没被用上,躲在自己的小安逸中度过一生也就不是他们了......

另外安史之乱中高适因为对李白见死不救两人友情也崩了x如果没有安史之乱应该就会美好很多吧......(好吧明明就是给自己完全没有写到李杜强行解释x也许我有心情后面会写李杜(bu)?)

当然逻辑不存在本来就是强行扭转结局......我只是觉得剧情脑洞还挺有趣x高适刺杀(没有老公私心!)正好他在幽州当过兵熟悉地形还有人脉

哦对了张相国是张九龄x

不知道絮絮叨叨写了一堆啥的我x

梦落法兰西

——关于大革命

愿生丽若夏花而死美若秋叶。

尽管顶着被鸡汤文大肆滥用的嫌疑,出自《飞鸟集》的这句泰戈尔名句本身的美感却不可磨灭。

不过18世纪末的法国精英们倒没有多少选择余地。拖着头发扯上断头台的杜·巴里夫人,吓得生理失控的埃贝尔,自杀未遂伤痕累累的罗伯斯比尔……设在自由女神对面的著名断头台讽刺地在处死自由的敌人后又砍下自由的继承者的头颅,所谓仁人志士早就不足为奇,在历史瑰奇的岸畔无论倾国佳人艳媚刺客峻冷美男都令人叹惋地香消玉殒。

初中历史课本:法国大革命是资产阶级反抗封建势力的斗争。无情而客观(虽然不一定“理性”),只有钱穆老先生嚷嚷着要对本国历史 “充满温情与敬意”。不过我们可以把心胸稍放宽广些,即使是只用略带伤感的目光,也清晰可见大革命的血雨腥风下弥散的暗无天日,令人窒息的绝美。《双城记》开篇第二句便是绝代艳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现代人简直要怀疑200多年前的他们是否统统上了美颜才令时人后世如此执着地痴迷于此?

其实,在历史人物的魅力中,身世经历的曲折往往要占上很大的成份。试看昭君貂蝉甚至妲己褒姒,三千年的历代佳人为何唯独她们留下了名字?容颜常是苍白脆弱的,只有经历在口口相传中能让精致的面孔娇颜永驻。文艺复兴时,由于莎翁坚决几近顽固地躬亲实践,悲剧之美在戏剧中空前明丽起来(四大悲剧中《李尔王》最好看!虽然托尔斯泰好像不这样认为),小说家更是不时借鉴。

历史不是戏剧不是小说,但当巧合汇集的历史走到风云变幻的截点之时,历史比任何戏剧小说都要传奇。乱世佳人,并非乱世造就佳人,而是只有刀光剑影下的绝代风华才会留下痕迹。罗兰夫人的典雅高贵在同时为私情和国家殉葬的结局中被铭记,夏绿蒂·科黛的美艳在刺死马拉的奇举中凝固,悲剧的渲染对于美的表现无疑有着加强作用。

悲剧的力量在于对比和反差,它能够同时通过强化美自身的效果和她留给人们记忆的影响对美加以修饰。鲁迅的名言“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便是此意。以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为例,盛世美貌在血迹斑斑的断头台前伴以民众残忍的欢呼以身首异处为终结,贵族的风度和忍让换以乱伦的恶毒指控,在被摧残的那一瞬,美的力量集中地爆发出来,从而令生活在那种美已经消逝的后世的人们长久地怀念。当美已经足以使破坏美的行为苍白时,破坏和一切残忍举动又加深了美留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反差的效果本身带有强化的作用。1794年热月断头台处死了安托万·圣鞠斯特——这在法国大革命中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不同之处在于圣鞠斯特拥有国民公众最年轻的代表雅各宾派最年轻核心领导人的天才履历和被冠以“革命大天使”之誉的旷世美貌,却以仅次于罗伯斯庇尔的身份地位将完美和理想永远定格在了27岁,从此再无人能复制他的奇迹。恰似以生命划开夜空的流星,夜之黑与星之耀,流星用生命燃烧演绎出死前不朽的绚烂使悲剧的凄美在对比下喷涌而出,以至200年后的人们仍狂热地回忆并创造着关于圣鞠斯特的传说,在他梦一般华美的往事里在他浅色的眼睛血色的薄唇下久久不愿离去。而无论那只夜莺将荆棘扎入胸膛是为了染红一朵蔷薇抑或是唱出生命之歌,使用的也都是同一条原理。

其实大革命本身就是一部跌宕起伏的悲剧,似乎也印证了法兰西以“浪漫”留在人们心中的刻板印象。但实际上,法兰西作为暴力革命的试水者,她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人类文明上下求索付出的代价。在革命情绪煽动着的非常状态下,以理性为指导的法国很大程度上拥抱的是“绝对理性”,且暹论罗伯斯庇尔的“最高主宰节”,从“九月屠杀”到处死国王处死立宪派处死温和的吉伦特派最后处死激进的雅各宾派,被完全释放出的人性中的凶恶、自私和盲从的一面主导了屠杀的狂欢,使得大批法国精英丧生于多数人的暴力之下。但正是当人性的多面在千年一遇的乱世中暴露出来时,人类本身也在反思人性的基础上获得了进步。

大革命曾长期在欧陆的民众心中种下恐惧的种子,狄更斯则用《双城记》将恐惧和警示掺半地种在英国人心里(据奥威尔反映,狄更斯是仅次于莎翁的英国学生英文启蒙读本主编)。但最终人们还是举起了革命的遗火并试图以1848年欧洲普遍革命的形式将它燃遍欧洲,继而又传向世界。悲剧无法篡改,但美却未曾停歇。

东坡有词云: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悲剧虽极冷艳,但半壕春水,一城繁花不也适合年少的轻狂?

却只还想隔空喊一句:圣鞠斯特罗兰夫人们,你们好吗?你们看,世界都没有忘掉你们。

依然禁不住对着故人思故园往事。


————————————————

高三两个工作日晚上肝的......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是参加新概念的稿子x当然很惨没过

之前还有一个稿子写废了,好长一个废稿写罗兰夫人的......

今天看到了就把丢出来了x

法革冷圈我爱它x

我人生第一次做手帐......(好吧只是试试笔刀)
简直没有打tag的勇气......
求大佬告知,我jio背景那个胶带好好看,但它是深色的而且是很大的一块我不知道配人物怎么配......我感觉这个特别适合做夜空或幻境

狠狠地挂这个人
太沙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要能看懂算你们赢
此人简直剧毒
史圈和hp嫁接是什么鬼畜
远东魔法学院和西洋无实花meeeeeee

如果占tag务必告知 致歉

醉时歌

唐  杜甫

诸公衮衮登台省,广文先生官独冷。

甲第纷纷厌梁肉,广文先生饭不足。

先生有道出羲皇,先生有才过屈宋。

德尊一代常坎坷,名垂万古知何用!

杜陵野客人更嗤,被褐短窄鬓如丝。

日籴太仓五升米,时赴郑老同襟期。

得钱即相觅,沽酒不复疑。

忘形到尔汝,痛饮真吾师。

清夜沉沉动春酌,灯前细雨檐花落。

但觉高歌有鬼神,焉知饿死填沟壑?

相如逸才亲涤器,子云识字终投阁。

先生早赋归去来,石田茅屋荒苍苔。

儒术于我何有哉,孔丘盗跖俱尘埃。

不须闻此意惨怆,生前相遇且衔杯!

这次狂推  醉时歌,看我之前出的那道对错判断题就知道我最近有多迷这首诗了,这首诗有将近一半的句子都被选上去了

其实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因为子美这首诗写的有些地方看起来非常不“子美”[em]e401190[/em]

但是你们要仔细去看去试图感受那种子美在繁华却日渐糜烂的长安困居十年之后的愤懑和走投无路的不满绝望啊!

那种是你看到了所有的问题在越来越明显却无能为力还被迫看着国家一步一步走向深渊,是你空有所有才华却无人在乎被骗人的科举幌子负了一年又复一年看不到尽头的绝望啊!

在当初十年前入京前所有的盛世幻想被无一遗留地击落凡尘甚至地狱的面前,试问任何一个人,你又能怎样?纵有郁结万千,可却又能向谁是啊!

起初子美尚是替郑虔抱不平继而话锋一转到己身,而在连着两句的五言后一句寒夜孤寂的“灯前细雨檐花落”后便是情感不断的猛然喷涌,“但觉高歌有鬼神,焉知饿死填丘壑”是多深的无奈和挣扎的痛苦,转过一句先生早赋归去来的愤怨后彻底是爆发出“孔丘盗跖俱尘埃”的呐喊,沉重的拷问是对日渐堕落的局势也是对自己的选择,于千年之后的我们又何尝不是?文明的传统是我们摆脱不了也不该摆脱的胎记,只是我们是否对一直信仰和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去蓦地回首提出我们的拷问?

千年前的子美没有说他的答案,只是一句生前相遇且衔杯一声吞声踯躅不敢言,只是他如真是不须闻此意惨怆,又何必把愤怒悲慨在笔端挥洒这许久?

这是子美困于长安的十年的最后一年。但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这十年要结束了。

但他隐隐约约有了不好的预感,只是他或许永远没有想过这十年是用这样一个方法被终结,不然,他甚至会愿意时间停在这一刻那篇他永远被褐短窄鬓如丝。

这一年是公元755年,天宝十四年。

这年12月,安禄山自渔阳燕代起兵,马蹄踏破中原,子美仓皇逃出这十年的长安。

只是自此,大唐,再无长安。








————————————————

空间一时即兴写的,没想到最后把自己刀的稀里哗啦......不能自己一个吃刀遂发出来,也希望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没有立绘上那么精致但更深邃有人性同时亦承受了太多的子美......

私心李杜tag,李白也曾困居长安遍干诸侯而不得多年......同时也希望李杜的小伙伴能一起关注他们绝世的诗作